韩启德
 
陈省身
 
陈寅恪
 
张学良6.jpg (17131 字节)
张 学 良
 
赵四.jpg (26198 字节)
赵四
 
qqb.jpg (5716 字节)
瞿秋白
 
gjy.jpg (16604 字节)
高君宇
 
spm.jpg (31160 字节)
石评梅
 
cgs.jpg (49237 字节)
蔡公时
 
文幼章
文幼章
 
 

秋 月

    深蓝的天空泊者一轮皓月,宛如平静的大海嵌着一片白帆,几点散落的星星,象远天的 渔火,把夜点缀得更为幽遂神秘。
    几栋瓦房斜影在院落里,一堆一堆的稻草,小丘似的,宛若祖母的发髻,草堆边, 劳 累了一天的老牛,嚼着草,舒着气, 偶尔晃动一下它那沾着泥的尾巴, 仿佛国画大 师在漫不经心地勾画。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
    深蓝的天空嵌着一轮皓月,皓月映出乡野的草堆,草堆旁系着老牛,老牛映在我沉静的眼底……

 

家乡的月光

家乡的月光
总是这么甜畅
家乡的萤火
总是这么缥缈

带着清风的轻响
带着流水的叮当
揉进慈母的催眼曲
围住瓜架旁的摇箩
象眠熟的波光
抱着荷花闲躺

记得那年秋天
我已毕业回乡
劳动归来
便在月下傍徨
你提着灯笼走来
翩然一片温馨的萤光

家乡的萤火
总是这么缥缈
家乡的月光
永远让我神往

 

驼子

驼予的爸爸是驼子
驼子的儿子是驼子
驼子象是遗传病
驼子怕走夜路
坟头坂脚满是鬼火
树叶子掉下来抱着头哭
驼子的妈妈在驼子家过了三十年
驼子的老婆在驼子呆了三年
驼子的媳妇在驼子家捱了三天
一个死了一个离了一个不知去向
拴不住女人的驼子
命好苦

 

 

 

 

 


杏花消息风雨中

    不为良相,则为良医,传统知识分子的最高理想就是齐家治国平天下, 所以中国的政治家往往从学医开始,刘禹锡、耶律楚材是这样,孙中山、鲁迅也是这样。
    新当选的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在他的记忆中,儿时的一大乐趣就是兄妹几个围坐在父亲身旁,听他讲故事。风雨人生,对他影响最深的,应该是北宋宰相范仲淹“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的名言和“杏林春暖” 的故事。

    A、其源

    医乃仁术,古圣先贤,严父严师,引领着……

    享受孤独的人,凭着九死不悔的精神,追寻理想。

B、其术

    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长期的基层工作经历,全面培养和锻炼了克服困难、创造条件、打开工作局面的能力。

C、其流

    医为王政之一端也。

    任何民族和国家,如果要真正发展强大并具有影响力,物质固然重要,同样重要的还要有精神的高度。

     历史证明,任何民族和国家,如果要真正发展强大并具有影响力,物质固然重要,同样重要的还要有精神的高度。

    2002年12月,韩启德当选为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更上层楼,风雨中,韩启德关注着、思考着、期待着…… 

 

携手风雨

——九三学社创始人许德珩与劳君展夫妇的飘泊岁月 许德珩与劳君展

   许德珩与劳君展,风雨相携,五十一载,如烟往事,不堪回首……  

 

 

大漠孤烟

 

    大喜与大悲往往连在一起,至忠与至孝往往难以两全。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时,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正沉浸在喜悦中的邓稼先,突然听说妻子许鹿希告急:母亲病危他的心一沉,脑子全乱了。

 

张学良与赵一荻的世纪之恋

瞿秋白与杨之华的地下革命生涯

    一九三五年六月十七日晚,梦行小径中,夕阳明灭,寒流幽咽,如置仙境。翌日读唐人诗,忽见“夕阳明灭乱山中”句,因集句得《偶成》一首:

    夕阳明灭乱山中,

    落叶寒泉听不穷。

    已忍伶俜十年事,

    心持半偈万缘空

    方欲提笔录出,而毕命之令已下,甚可念也。秋白曾有句:“眼底云烟过尽时,正我逍遥处”,此非词谶,乃狱中言志耳。

瞿秋白绝笔

    1936618日,福建长汀,罗汉岭下,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军队,他们的枪口都对着一个文弱书生模样的人,但这位书生却手挟香烟,神态自若。他选了一块草坪,盘膝而坐,然后,对那帮刽子手微微点了点头说:此地很好,就在这里,你们开枪吧!瞿秋白同志,这位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主要领导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和宣传家,中国革命文学事业的重要奠基人,英勇就义了,年仅36岁。

外交史上第一人——蔡公时

    一九二七年七月七日,日本政府新任首相田中义一提出《对华政策纲领》,确定了“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的基本国策。一九二八年四月,中国国民党政府宣布实施二次北伐,北伐军逼近济南,日本政府为维护在山东的霸权,出兵阻止。五月三日,中国外交官蔡公时及其随员惨遭日军杀害。
    A、志存高远
    蔡公时,别号痴公,江西省九江市人,生于一八八一年,因仰慕“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先贤陶渊明,自称“栗里蔡郎”。十八岁时与张华飞、徐子鸿等组织革命团体“慎所染斋”,对外称为“私塾”。“子墨了言,见染丝者而叹曰: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入者变,其色亦变”。“慎所染斋”就是要求大家不要被周围的环境所腐化,要改造环境。国民党元老李烈钧指出:“江西内地之有革命运动,殆以此嚆矢”。不久,慎所染斋被查封,蔡公时与张华飞、徐子鸿等不得不逃往海外,东渡扶桑求学。

生死红叶

    19231026日夜,石评梅正翻着一本《莫愁湖志》,有些倦意,便在沙发上躺着,案头白菊花的清香一阵阵吹来,仿仿佛佛间,有童年的燕儿飞过…… 大概是十点多钟,有个小女孩送来一封信,拆开时是一张白纸,拿到手里从里面飘落下一片红叶。 “呵!一片红叶!”石评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检起来一看,上边还写着几行字:

满山秋色关不住

一片红叶寄相思

天辛采自西山碧云寺

十月二十四日

心,被悄然吹皱,一波一浪,刹那间,有如钱塘江的涌潮。石评梅伏在案上,静静地想着,一缕缕的忧愁,剪不断,理还乱。

 

千古知音

——周恩来与邓颖超的情和爱周恩来与邓颖超

     共和国的开国总理周恩来与中国共产党妇女运动先驱邓颖超,两位生死相许的千古知音,曾先后担任过政协主席这同一个职务,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作出了杰出的贡献。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周恩来当选为政协副主席,邓颖超当选为常委。从1954年12月开始直至逝世,周恩来连任三届政协主席。1983年6月,邓颖超当选为第六届政协主席。在中南海西花厅,有一幅特别的《蝴蝶图》,凝结着两位主席深深的情和爱。

魂 断 庐 山

——蒋光慈与宋若瑜的悲怆恋歌


    并没用墓碑表明她的来历,
    …………
    凋残的叶儿一片一片的,
    向着她的坟墓飘落。
    ━━这诗,似乎神秘的谶语,在那云雾缥缈的庐山,竟应在年仅23岁的翻译者自己身上。

寂寞芳菲

 ——史学大师陈寅恪的传奇姻缘

           1969年10月7日黎明,中国近代历史学创始人陈寅恪,在中山大学西南区50号平房宿舍含恨去世,45天后,夫人唐筼料理完陈寅恪的后事,也悄然而逝。 
          原湖南巡抚陈宝箴的孙子陈寅恪与原台湾巡抚唐景崧的孙女唐筼,几番风雨,两只“旧时玉谢堂前燕”于1928年8月在清华燕园开始了携手人生的序曲。这一年,陈寅恪38岁,唐筼30岁。

和平使者文幼章的玫瑰档案

    曾长期担任世界和平学会会长的文幼章,一生致力于世界和平。在选择妻子的时候,仿佛就选择了他的事业。特别的人生,注定了他家庭生活的多姿多彩。

厮 守 宁 静

更多的〉〉〉

千年企盼  世纪之光

地狱之门 童话大师

追寻曙光   隔世遗憾

 

匡庐图

 
 

更多最新内容

 

纳凉

消散了最后一缕炊烟
闪亮了最初几点萤火
场院里笑语时喧
惹得那蝙蝠也起舞翩翩
流水般的月色里
眨动着露珠一点点
琴声般的溪歌里
流动着清风一串串
如纱的树影
如影的山色
夜夜向着这农家场院
象一位娴静的少女
静听着我们谈天

 

荷花嫂

荷花嫂的外号叫石灰箩
挪一个窝一团龉龊
荷花嫂的脸蛋儿象城里的收费厕所
花钱不多也让你说不上难过好过
荷花嫂的眼睛象蜘蛛网
粘住过不少苍蝇蚊子飞蛾
荷花嫂的嘴巴好象那蜜蜂窝
甜得你忘了爹妈蜇得你鼻子眉毛成砣
她家卖了好几年的南杂百货
送货上门的有面包吉普摩托
她老公半聋半哑象牛一样能吃能喝
别人逗他儿子象谁女儿象谁
总是木木讷讷
后来成了痨病壳啥都吃过
就差没吃人参果
终于死了,荷花嫂没功夫九跪九叩
送花圈送纸钱送幡送香的
热热闹闹屋都挤破

没了帮手铺子不敢开了
冷冷落落
别人老婆骂她打她砸了她的窝

 

 

拐 子

拐子走路一摇一晃
都怪年轻时爬人家院墙
七老八十了家里懒得烧火
还馋猫似的勾着人家婆娘
别人死老子生小子做新郎
他帮着借碗敲锣哼哼呵呵
少不得一顿吃喝
那一天有人在他家祖坟山开荒
他跳着吼着几拳头打出了人家脑浆
土改时迁来的地主雇农都被赶出了村庄
理由象今天一样,说是村子不发旺
两个姓的人死的死伤的伤
县长局长颤颤抖抖不敢拢场
晃着枪跺着脚生怕打到自己身上
这时辰拐子挥棒一喝
吓得两旁的人再也不敢开仗
拐子背了被子去蹲牢房
一家一家给他送酒送肉
吃枪子那天
好多好多的女人眼泪汪汪
拐子成了英雄好汉

   
 

鼻 涕 鬼

鼻涕鬼是俩兄弟
鼻沟沟两挂鼻涕一吸一吸
腆着肚皮窜东窜西
保安褂晃在手上色眼眯眯
三伏天一场大水兄弟俩无家可归
叉着腰嚷嚷着拦车到城里
救灾司机听完缘由好劝歹劝被打翻在地
少林功夫招招都伤在司机的要害部位

司机红了眼爬上车踩大油门一路狂追
撒着脚板的鼻涕鬼差点成了轮下鬼

刹车
刹车
救灾司机把满口满口的血吞进肚里
眼睁睁看着两个鼻涕鬼吐着烟圈儿向村头走去

   
 

“小 民 百 姓”

出世不久就没了娘
还没长大就拉去扛枪
逛窑子时勾上个窝脚的
好歹逃到了家乡
土改那年分了仓
跃进那阵子饿得起不了床
动乱的日子里被人查出了老帐
他女人与国民党什么团长有名堂
穷出身不能忘本
他赶紧箍了红袖章
扯着女人游街过巷
从北京归来冒充是毛主席的侄子
好景不长冤冤枉枉蹲了几年牢房
去年莫名其妙收到一包大洋
有人打听团长的填房
他眨巴着眯眯眼到城里照了张百年好合
听说近来他家客人不少
那团长好象还 是个光棍
住在香港

我那哥哥

我那哥哥长得清清秀秀白白嫩嫩苗苗条条
我那哥哥爱梳辩于爱穿花衣服爱读《红楼》
我那哥哥会踢毽子会锈花会撒娇
我那哥哥眼睛水灵歌声水灵名气不小
我那哥哥演黛玉扮莺莺风流袅袅
远远近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好多好多的人被他把魂儿勾走
有个姑娘送上门来一分钱也不要
两口子缠缠绵绵一个年头又一个年头
前些日子来了个看相的人称“大肥肉”
说东道西馋得媳妇们口水直掉
没生娃的大嫂让他把脉念经把邪驱走
哄得大哥东颠西倒眯着眼儿笑
“大肥肉”腆着肚子拎来了烟酒
捶肩拍背亲热得不得了
要我哥哥跟他出去快乐逍遥
说我嫂子会赚大钱眉眼儿真俏
嫂子跑啦来过信还有汇票
我那哥哥不谈儿子不看《红楼》
牵着牛出去扛着犁回来
饱一顿饿一顿
头发枯焦手脚枯焦

 

苦楝树

那时候谈恋爱的花喜鹊在苦楝树上
翘着尾巴叽叽喳喳
那时候守着寡的老嫂子在苦楝树下
挥着连枷拍打豆荚
她心爱的女儿靠在晒场那头的枣树上
惹得蜂蝶儿飞上飞下
顺口溜出的山歌枣花般
飘飘洒洒

枣花谢了,枣子光了
枣树象老嫂一样被打折了枝丫
秋雨毒虫般蜇着它遍身的伤疤
苦楝子黄了,女儿的眼睛黄了
苦楝树象分娩的女子瘦弱困乏
秋风贼样地说着它的坏话
女儿连同枣树一起埋在苦楝树下
疯嫂子与苦楝树在秋风里咿咿呀呀

半夜里来了个满脸伤痕的人
苦楝树上,秋蝉儿一个劲地
——知啦——知啦

 

 

版权属作者本人所有 特此敬告(版权所有人:胡帆)
E-mail:hufan@86net.net   转载须经本人许可  http://www.86net.net/hufan/